【镇魂 读后感】我咽下时间的苦涩,再一次凝望你

我咽下时间的苦涩,再一次凝望你

 

“沈老师。”

“赵处长。”

“沈巍。”

“赵云澜。”

“小巍。”

“云澜。”

……

 

在《镇魂》几十万字的故事里,看着站在情感线两端的两个人用这样那样的方式称呼着对方,从一开始的生分疏离到后来的骨血相连,每一次呼唤似乎都有着不一样的情感厚度,而我的心似乎也被这些细碎的瞬间拥抱着,一不小心就波澜壮阔,不禁在唇齿间回味着这些简短的称呼,品尝着其中绵密的感情,或喜悦,或无奈,或克制又或是惺惺相惜。

实际上,可以看得出,不管这些称呼如何变化,不管是彬彬有礼的沈教授,还是不拘小节的赵云澜,在真相一层层揭开,回忆逐渐回涌之后,站在对方面前的,仍然是最初的那个人。几千年光阴堆积在人心里,似乎也就像是薄如蝉翼一般,轻轻掀起,里面包裹的不还是那两个炽热的、真实的、相互靠近的灵魂么?

有好多次我反问自己,为何会对这个故事如此念念不忘呢?是感念于赵云澜的深情?还是触动于沈巍的不离不弃?这些情节在初读时,确实让我动容,不过细细想来,这个故事背后,最为打动我的,似乎还是两个主角之间的相处模式。

首先是沈巍的执着和赵云澜的坦然。且不说物是人非之前小鬼王是如何锲而不舍地跟在昆仑君身后,之后还为了他向别人低了头;就是之后那孑然一身的等待和守候,就已经超出了单纯的情爱的念头。黄泉千尺之下的寂静、可念不可说的深情以及茫茫人海无处栖身的惶然,都足以在漫长的时日里,消磨掉一个人的坚定和想念。鬼神也好、凡人也好,只要是有感情、会思考,就有足够的理由在面对无尽头的孤独时产生退缩的想法。而千年前的鬼王,现世中的沈巍,就这样头也不回地,用近乎虔诚的初心守住了他和故人之间的约定,生生地接住了沧海桑田中的一切苦涩,甚至都没有发出一声叹息。读到这里,我想我看到的不仅仅是两人之间的一往情深,更多的是沈巍的担当和责任感——如果不得不承受你的离去,我会悲伤,我会想念。但我更要好好地活下去,承担你的承担,坚守你的坚守。不管以后能否再见,这些替你扛起的责任,是我对你最好的守候和缅怀。

与之相对的,是赵云澜自始至终对自己感情的诚实。沈巍的隐忍和深情,克制和想念渗透在他的一举一动中,而赵云澜做到的,是用自己的诚实和坦然,不辜负沈巍的一往情深。两个人旗鼓相当,在感情这座天平上,保持着微妙的平衡。虽然千年以后的赵云澜在追求沈巍时无所不用其极,死缠烂打在所不惜。但是,不管他有多少花言巧语和心思手段,自始至终都是对沈巍的一片真心,纯纯粹粹,毫不掺半点糊弄虚伪。而千年前的昆仑君更不必说,站在群山之巅,本就潇洒坦荡,更是捧出比天地山河更加珍贵的一颗真心,毫不拖泥带水地就拿给与自己萍水相逢的小鬼王手上。

其实,赵云澜和昆仑君都是活得很明白的人,他们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什么样的人,知道自己想要和什么样的人分享生命,也完全信任自己的判断。多年前,昆仑君看着稍显笨拙稚嫩的小鬼王,内心毫无芥蒂地接纳他。千年后,赵云澜脱去了神的光环,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凡人,在与沈巍的耳鬓厮磨中,看到的是对家的渴望。神也好,人也罢,故事里,现实中,几乎人人都渴望,能在沉默地行走过漫长的日日夜夜后,终于有一个人愿意走在你的身侧,不为别的,只是和你聊聊天,或只是安静地陪伴,用他的存在让你明白,在面对寒冷和风雪时,有人会和你一起咬紧牙关,读懂你的坚持和忍耐。

因此,在这场细腻而深厚的情感关系中,我们看到的不是飞蛾扑火的盲目,也不是一厢情愿的悲凉,而是尽在不言中的信任,是懂得,是深情,以及不负深情。

这大概是人间所有人际关系都想追寻的最理想的状态,没有不平衡的牺牲,也没有无用的互相折磨,更多的是相互成全,相互成就,不依赖但相互依存。

 

“有名字吗?你叫什么?”

“……嵬”

“哪个嵬?”

“……山鬼。”

“应景,只不过气量小了点,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凑个巍字得了。”

两人邓林初见的这段对话可算是深入人心,把沈巍的姓名身世交代得完全。而最打动我的,不是昆仑君初见时便送了个巍峨大气的字给小鬼王做名字,而是在他冷不丁遇见略显狼狈的小鬼王时,除了初始的惊讶之外,却只是心平气和地坐下来,问了“你是谁”。

虽然时隔千年,但我们也不难想象,当时的世界应该是一片混乱,秩序未生,各族混战。而作为与天地比肩的神明,昆仑君却在兵荒马乱中遇见一位行为诡异的陌生族类时,不居高临下,不应付了事,而是单纯地想知道对方的名字,然后,慢慢进行一场对话。

也许我们姑且无法具体想象当时的昆仑君是如何的乱人心神,但是,如果设身处地地站在鬼王的角度,这样的一场对话至少是充满尊重的。而这样的平等和尊重,对于当时本就有些自厌的少年来说,本就是珍贵的礼物,能有“惊鸿一瞥,乱我心曲”的感受,自然也就不奇怪了。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吧1。

 

看着沈巍和赵云澜从字里行间走来,重生在我们的脑海中(和银幕上)时,深深感觉到,这样鲜活的、真实的人物,才能有如此刻骨铭心的相距别离。

看着沈巍初见赵云澜时那既浓烈又温情的眼神,我慢慢开始明白一个人的坚守可以跨过时间和空间的限制,默默品尝着等待的苦涩,只为了未来有一天,可以再让我们的灵魂进行一次交谈。抱着这样一个执着却简单的念头,站在时间线两端的两个人,“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2。

 

很幸运可以在《镇魂》中与这样的美好相遇,深刻地爱着他们每一个人的样子,也更加爱着他们在一起的样子。

 

注:1. 来自梵高给提奥的信。

    2. 《致橡树》,舒婷。


评论 ( 2 )
热度 ( 33 )

© Louis Bank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