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盾冬——简单就好(Simple)第三章

原作者:Osidiano

原作戳这里:原作链接

第一章 第二章

队长和Bucky终于见面啦~

医院保安果真帮了他,但任务完成得很糟糕,资产由此推断这人的主要职责并不是任务协助。在得到情报之后,资产便扭断了那人的脖子,扔在开着监控器的保安室里。Sam Wilson所在的基地操控室方位已经确认,地图也好好地收在帽衫的口袋里,里面还插着医院保安的手枪。走出医院时,资产仍把头压低。他带着目标进发,但用了两个小时零六分钟才到达新的目的地,其中一部分原因是他在路上迷路了。

基地看起来倒更像一个装备不完善的安全屋。他觉得Sam Wilson可能将那个作掩护用的医院当做大本营。资产又扁了扁嘴,看着这栋不怎么赏心悦目的建筑物。基地坐落在一个安静无威胁的住宅区,很不容易定位,这不像九头蛇的作风。房子只有一层,前院打理得很整齐,木栅栏完好却矮小。房门看起来并不坚固,那些大大的玻璃窗也肯定不是防弹的。

他走向房子的后方,发现那里也同样防御力低下。后院虽然也有木栅栏,且高度是前院的两倍,但门闩却是开着的。从后门进入后,有扇轻薄的纱门挡在他面前,后面还有扇稍微坚固些的玻璃门。资产打破玻璃门,走了进去。

他很快就发现,这个基地没有冰冻仓和座椅。房子也没有地下室或者秘密空间。没有武器,没有实验室,任何维修资产所需的必备设施这里都没有。他甚至找不到任何可以联系九头蛇或者找到队长的工具。

资产在厨房坐下来,伸出右手抓稳凳子腿,金属手指在桌子上敲击着。他肯定队长留着这个基地是有一定目的的,至少这里属于他其中一位协助人员。在上一次补给之后,他们应该将这里清理过。资产咬着自己的口腔内侧,手指还在一下一下地敲击着。但是队长不知道自己在这儿,也不知道自己在找他,需要制定个新计划。

有辆摩托车在基地外面停了下来,他能听到发动机在熄火之前的震动声。手指停止敲击,他听到了说话的声音,可以一一辨认出来,但是谈话的内容却听不懂。

“我绝不会骑着这小娘们儿横跨整个国家,”Sam Wilson说,“我们需要辆车。”

队长的笑声从前门飘了进来。资产瞬间感到胸口一股暖流,就好像是中枪之后温热的血流出来的感觉,但他在这十秒钟内并没有中枪,也感觉不到疼痛。他是出故障了,但这种新症状却不知因何而起。这种感觉由四肢缓缓注入五脏六腑,导致呼吸紊乱。右手紧紧抓住凳子腿,如果放开的话,手一定会不受控制地抖起来。

“你们现在都这么叫?小娘们儿?真难听。”他们仅一墙之隔。他可以听到他们在走廊里窸窸窣窣摘头盔脱夹克的声音。Sam Wilson叹了口气,“我没车,也许你该搞辆自行车。”

这个提议招来一声不屑的低吼作为回应。他们走了进来,脚步声越来越大。

队长第一个走进厨房,却只顾盯着手里的文件,没有看到资产。他的下巴上还有一块上次打斗留下的淤青,被打到的那只眼睛周围也微微肿着。他的动作略显僵硬,好像浑身的肌肉都不听使唤。资产屏息凝神,下颌紧绷,等待着。此时他的一部分本能想要立正站好,双脚并拢,膝盖向前,双手贴裤缝,直到别人告诉他——

(“继续,中士”,有人笑着说,但他听不到声音,所有人都很放松,他抿了抿嘴,想要做出个嘲笑的表情,但他的嘴就好像是化成灰烬,充满死亡,他想要尖叫,然后……)

回去坐好。然而资产一动没动。

“Sam,你要不要——”队长回头冲着背后的同伴说话,但在看到资产的那一刻瞬间收声。两人相顾无言,就这样待了很长时间。资产瞪大眼睛盯着自己在桥上见过的这个人,不知过去了几分钟,几个小时,还是几天之久。耳朵里好像灌满了大风呼啸的声音,血管里冰雪交融,胸口滚烫憋炙。

文件夹从队长手中滑落,纸张散落一地,里面夹杂着表格、文件和图片。资产低头看去,在照片中发现了自己,其中有刚从实验室洗脑结束的场景,也有刚刚从冰冻状态中苏醒的样子。还有一些照片是他刚刚被截肢之后的画面,分别在手术前后拍的,里面的人将他的肋骨、脊柱还有锁骨固定,然后给他安上假肢。

这一切让他镇静下来,轻轻扬起一边的嘴角,松了一口气。队长和九头蛇保持联系,他在和协助人员研究对资产的维护保养方案,如果他们手里有他的资料,那么监管人移交手续肯定也办妥了。

“Bucky?”队长喃喃念出这个名字,声音中同时充斥着希望和绝望的味道,瞳孔都因为震惊而扩张放大,资产甚至快要看不到他眼睛中的湛蓝颜色。他似乎是在等待某种回应。资产的金属手指又开始在桌子上敲击,表情隐藏在自己冷酷的面具下面。他必须集中注意力,还要做任务报告。

“队长,有什么吩咐?”

队长迟疑着向前走了几步,与资产隔着桌子坐了下来。“Buck,你还记得我吗?”

“是的,长官。”资产回答道。队长喉咙中发出一声难以压抑的难过的抽噎,这声音让资产很不舒服,就好像五脏六腑中温暖的感觉被一把利刃搅乱。这肯定是程序的一部分,也许九头蛇可以远程激活之前的指令。在这之前,资产从来没有在任务中间换监管人的经历,但他们肯定对这种偶然事件也有所准备。对于长官的问题,他回答得不好,所以受到了惩罚。惩罚让他觉得很不舒服,浑身疼痛,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队长不要这么看着自己。也许他需要拿出更多证据证明自己还记得。“从1943到1945年,我是你的狙击手,我们是咆哮突击队的成员。在欧洲的一个基地被毁后,我被分配到你的部队。部队里有一位上校,一位特工……还有一个技师。”

“那是菲利普上校,”队长点点头,为他把名字补充全,“还有卡特特工。技师是谁?”

也许他把头衔弄错了,不过看起来队长不会再——

(不会哭的你这个混蛋别管我我不想跟你讲话Buck你最坏了)

——发出那种惩罚性的声音。现在重中之重的任务是让他做报告,然后进行修理,这样就可以重新为队长服务。他希望可以得到重置,为队长效力,觉得自己以前在队长面前一定对答如流,不会受到惩罚,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这也是为什么比起Rumlow和Pierce长官,他更喜欢队长。

“技师以前是研究武器的,”资产达到。队长冲他露出微笑,这让他的胸膛重新注满了那种温暖的气息,且愈加浓厚。这感觉……很舒服,资产想到,至少比队长发出的痛苦的声音和眼泪汪汪的目光强得多。那么,这不是故障的标志。也许,是表现好的奖励?感觉像是奖励。那以后他会更加努力,让队长多多露出这样的表情。

“你记得Howard Stark?”队长问道。资产既没有肯定,也无法否定,不过这名字听起来挺熟悉。队长伸过手来,将他那只金属手握住。“没关系,Buck。你都会想起来的。我只是……在这里见到你我真的好高兴。”


评论 ( 9 )
热度 ( 28 )

© Louis Bank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