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无声的喧嚣 第二章

第一章

这章有虐也有糖,两个人一致对外哦~不要担心,结果最终会是美好的~两个人在一起,连悲伤都是优美的。 

结果,那天晚上史蒂夫耐着性子和Bucky坐在酒吧的吧台边上,看他一杯一杯灌下各种颜色的酒精之后,才终于等到他开口讲话。

“这他妈太不公平了……”Bucky基本上已经半趴在吧台上,眼睛失焦地盯着史蒂夫的方向,好像看着他,又好像在看着他身后的某个点。

“Buck,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那个老家伙居然回来了,就那么‘嘭’地出现在我家门口——”Bucky的逻辑有些混乱,期间还夹杂着夸张的肢体语言,“他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凭什么!”

史蒂夫一头雾水,但从他的语气中觉察出事情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他双手扶住Bucky的肩膀,让他略微坐直,尽量把自己置于他视线之内。

“Buck,好了,别着急,慢慢说——嘿,看着我!”Bucky的身子在自己双手下越发瘫软,史蒂夫干脆站起来半抱半架着他。

“你现在一团糟,今晚跟我回家吧,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在家待着的,”史蒂夫自说自话地一边把几张钞票丢在吧台上,一边架着还在嘟嘟囔囔的Bucky向门外走去,“等你明天酒醒了,你想说什么我都听着。”

 

史蒂夫踉踉跄跄地一手揽着不省人事的Bucky,一手挣扎着开门。别看Bucky平时看起来身形修长,实际上还有些分量。尤其是那只金属假肢,这时没了主人的操控,就像是一片沉重的盔甲一样无精打采地垂在一边。虽然两人认识许久,但史蒂夫之前总是有意识地避开他的金属臂,就像是无法触碰的一块禁地。而现在,他却小心翼翼地扶着Bucky的双臂,让他慢慢地在床上躺好。手掌略过肩膀与金属臂的交接处,略微凹凸不平的触感让他有种轻微触电的酥麻感。

安顿好Bucky时间已过午夜,史蒂夫觉得自己的体力也透支得差不多了,加上酒精的作用,他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一头栽在Bucky边上空出的地方,胡乱扯了条毯子就睡了过去。

他在一条漆黑的走廊上摸索着前进,前面好似有隐约的亮光,却朦朦胧胧看不清楚。走近点,再走近点,没错,就在前面,伸手就能触到——

“不!不,滚开!”

史蒂夫猛地惊醒,出了一身冷汗,一时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黑暗中有人在惊呼——

“Buck?”他猛地翻身起来,“啪”一下把床头灯按亮。回身看到Bucky死死抱着自己的胳膊,身子团成一团,在床上挣扎翻滚,嘴里一阵阵凄厉的呼喊——

“别过来!放开!放开——”

“Bucky!醒醒!醒醒!是我!”史蒂夫一骨碌翻身,按住Bucky不住挣扎的身体,轻轻拍打着他的脸颊,“你做噩梦了,Buck!”

“嗬——”Bucky忽然睁开双眼,雾气蒙蒙的眼睛里还透着些醉酒后的迷茫,灰绿色的双瞳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愈发凄楚无措。平日里一向温和平静的面容上此时却被惊慌笼罩。

“嗨,没事儿了,只是噩梦。”史蒂夫见他醒来,连忙安抚地笑笑,“你出了好多汗,我去帮你倒杯水。”

等他回来的时候,Bucky抱着腿靠在床头,好似完全没了睡意。听到他的脚步声,抬起眼睛向他看过来,好似欲言又止。

史蒂夫在门口顿了一下,随即了然地走进来,把水杯放在他手边,也用同样的姿势靠了下来,摆好倾听的姿势,却也不催促。

“我刚刚梦到我父亲了,”Bucky的声音有些嘶哑,很容易便融进暗淡的光线当中,“我有十年没见过他了。”

“他现在在哪里?”

“就在我家。”

这句话有些出乎史蒂夫意料,他微微直起身,侧过头看着他。

“你能相信么,消失十年的人就这么突然按响了我的门铃,就在昨天早上!”Bucky略微有些激动,“我当时以为自己见了鬼。”

说到这儿,Bucky慢慢抬起自己的金属臂,用另一只手抚摸着,亮色的金属泛出些寒意森森的光。

“不过我倒是要谢谢他,这条胳膊就是拜他所赐。”

在Bucky断断续续的自言自语中,史蒂夫大概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Bucky的父亲皮尔斯从前便是个臭名昭著的酒鬼,整日无所事事,不仅不管Bucky母子的死活,还时不时回家后便对他们拳打脚踢。Bucky的母亲爱自己的儿子,但却习惯了忍气吞声,面对丈夫的无端暴怒,只能无力承受。身体上的淤青可以遮盖,但心理上的摧残却在长年累月的暴力中突然爆发,终于在几年后,这个可怜的女人带着自己的沉默和不甘在病床上从灰暗的生活中解脱了。

没了母亲的保护,Bucky更是过得小心翼翼,时刻担心着会触到暴龙的逆鳞。然而,就算是这样,悲剧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皮尔斯过了午夜才醉醺醺地跌进家门,熟睡中的Bucky被惊醒,却躲在被子里不敢出声,祈祷着父亲可以直接倒在沙发上睡过去。然而,皮尔斯还是闯进他的房间,一把把他从被窝里拽起来,骂骂咧咧地喊他去买酒。这个时候哪里有酒可以买呢?Bucky吓坏了,一边哀求着,一边向角落缩去,祈求可以躲过这场愤怒的风暴。

然而,父亲的怒气就像是窗外的暴雨倾盆愈演愈烈,他一把抓起躲在一旁的男孩儿,拉开门便把他丢了出去。

“快点滚!没用的东西!”失控的怒吼夹在轰隆的雷声中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

Bucky吓坏了,他不知该怎样才能度过这场无端的困境。冰冷的雨水瞬间浇湿了他单薄的睡衣。大街上黑隆隆一片,这个时候所有的人家都在睡梦中了吧。他无处可去,只能爬起身扑到门上,哀求里面的人放他进去。可就在刚刚的闹剧过后,无论Bucky如何呼喊,门里都没了动静。

无处可去的男孩儿只能在路边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坐下来,借着狭窄的屋檐勉强躲雨。他瑟缩着,浑身湿透,但眼眶却从没被泪水浸润过。在母亲走的那一天Bucky就明白,自怜自艾没有任何用处,这时只有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才是自己能力范围内最好的反抗。

就这样恍恍惚惚,Bucky觉得自己几乎快要睡着了。他不知道此时是什么时候,还有多久才会天亮。半梦半醒间,街角处的一束亮光突然闯进了他的视线,刺得他不由自主偏过头去。可就在下一个瞬间,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伴随着一阵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Bucky还没来得及从刺目的亮光中回过神来,便觉得周身一阵冰冷,随即就是无边的黑暗……

“那个司机后来说,因为雨天路滑自己又是疲劳驾驶,所以才导致车子失控撞上了我,”Bucky的声音渐渐有些遥远,好似梦呓,“不过我知道这些都是两个星期之后了。我在医院醒来,发现自己左边的袖管是空的。”

史蒂夫安静地听着,连呼吸都尽量放轻。Bucky好似说得有些疲惫,停下来闭上眼睛,头靠在床头,脸歪向一边看不出表情。史蒂夫心里一紧,不由自主伸手握住了他冷冰冰的金属臂,固执地想把自己手上的温度传递过去。

“自从我成年之后,我就离开了那个噩梦一般的男人。十年了,我以为我可以把他忘了心安理得地过下去。”

Bucky拿起手边的杯子,猛地喝了两口。

“他怎么敢再出现。”

 

那一晚,Bucky在断断续续讲述了自己之前的经历之后,好似累极了,又好似如释重负,没多久就又睡了过去。而史蒂夫却一直辗转反侧。他盯着黑暗中身边人的轮廓发呆,脑海中想象曾经发生的事情,却又不敢想象Bucky当时的感受。这种心绪不平又无可奈何的感受让他焦躁地无所适从,恨不得此时狠狠地给Bucky一个拥抱,但又担心扰了他的安眠。

“我该怎么办?”凝滞的黑夜中,本应熟睡的Bucky突然低低地发问。不知是终究难以安睡,还是梦中的呓语。

史蒂夫慢慢把身体向他靠近一些,用自己的胸膛贴住他的后背。两个轮廓好像刻意铸造出来的一般贴合得严丝合缝。他试探地用手环住Bucky的肩膀,缓慢而坚定地说:

“不管怎么样,我总会和你一起,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TBC

 


评论
热度 ( 15 )

© Louis Bank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