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无声的喧嚣

Steve和Bucky的故事,现代小镇AU,温和向,没有超级英雄和世界末日,只有相遇,寻找和点点滴滴。

第一章

一股股水流从厨房窗户上交织而下,就好像顺着设计好的路线撒开的一张网。时不时还能听到闷闷的雷声,夹杂在微波炉的嗡鸣声中,莫名让人有些怔忡。史蒂夫双手支在厨房的料理台上,看着窗外朦胧的晨色发呆。

突然,微波炉“叮”了一声,突兀地回荡在屋子里,史蒂夫像是被惊到一般,猛地回过神来。

摆好盘子,拿出热好的食物,倒一杯果汁,顺手抹掉撒到桌子上的麦片。一系列动作就像是呼吸一样简单,又好似上了发条一样行云流水。

在这个屋子里,同样的动作天天上演,已经有三年过半。这房子的上一个主人因为工作原因不得不把房子尽快低价卖出去,之后便匆匆离开,好似终于摆脱一块膏药一样,除了必须物品,大件家具还有一些生活器具几乎没有带走。虽然这样显得有些凌乱,却给史蒂夫省了好多事儿,他便也乐得接受了。

眼下这位睡眼惺忪的先生叫做史蒂文·罗杰斯,是当地报社的一名编辑。据说在搬到这里之前,曾在一个大城市的传媒公司管理层任职。因为与一些同事的意见相左难以调和,索性辞了职,到这个小镇图个清静。

史蒂夫刚搬来的时候,人们看着一辆辆搬家公司的运输车从自己家门口开过,好奇心也随之升温。最近几年,住在这里的居民看到更多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搬走,去更远的地方生活工作。像这样大张旗鼓搬进来常住的情况还真是少见。

还好史蒂夫是个人见人爱的性格。也许是职业缘故,也许是天性如此,这位擅长交友、高大开朗的小伙子很快就和左邻右舍熟稔起来。没过多久,他就从意外来客变成了邻街每天可以问早安、周末和大家一起烧烤派对的小镇居民。

史蒂夫自己也很快与这里的生活节奏合拍。曾经工作的快节奏让他几乎没有机会给自己做早餐,而现在他却开始收集超市麦片粥包装盒背后不同的图案。买海鲜要到镇子东边的集市去,下午茶是教堂边上的小店最惬意,而麦迪森太太的蔬果店总有最新鲜的草莓。

三口两口吃完早餐,把盘子搁在水槽边上,看看时间,史蒂夫决定下班回来以后再收拾。小镇本身不大,上班的地方也不远。虽然走路不过20分钟,但今天天气不好,还是早些出发。

出门时环顾四邻,这样阴沉的天气里大家好像都没什么精神,往日这时本该热闹些的街区今天显得格外安静,史蒂夫也不由自主放轻脚步,裹紧衣服一头钻入蒙蒙细雨当中。

“哐啷——铛——”几声金属撞击的巨响从刚路过的房子里传出来,史蒂夫被惊到,不由自主停下张望。

那里好像是詹姆斯·巴恩斯的家。

史蒂夫三两步跑过去,还没来得及站稳,嘴里已经叫出声来:“詹姆斯?是你吗?怎么啦?”

詹姆斯·巴恩斯在史蒂夫搬来之前就在这里住了很久。他是社区中心的工作人员,平时负责一些文书工作,不时帮忙组织一些活动,因此镇上的人都认识他。大家对他的评价倒很一致:“是个温和内向的小伙子!”而史蒂夫搬来后的第一个周末也在参加社区活动的时候和他匆匆打过照面,彼此虽没什么深交,但也算是认识的。

在强烈的撞击声过后,屋子里安静了一下,对于史蒂夫的询问,也一时没有回应。就在他考虑是进去敲敲门还是就此离开的时候,门开了。

詹姆斯慢慢从有些昏暗的室内走出来,看到是史蒂夫,冲他笑了一下。

“巴恩斯先生……抱歉打扰您,可是——”史蒂夫刚要打招呼,看到了对方左额头上的血印,心里一凛,“您没事吧?”

好像注意到史蒂夫的视线,詹姆斯侧了侧头,抬手虚掩着还有些渗血的伤口,“没什么,刚刚下楼不小心,撞到了。”

“确定吗?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不,”詹姆斯匆忙冲他摆摆手,“不用了,谢谢费心。我还要准备上班,失陪。”

 

“真是个怪人……”在上班的路上史蒂夫心里一直盘旋着这个念头。自己这位邻居虽然看起来和善,但却太沉默了些。别看他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跟镇上的人还不如史蒂夫这个外来户走得近。除了在工作的地方,也几乎见不到他出门,一直独居在那栋看起来更加沉默无声的二层小房里。虽然詹姆斯本人是个不惹人注目的性格,但是他左臂的假肢却又时不时吸引好奇又礼貌克制的目光,就连史蒂夫自己在第一次见到他时,心里都泛起一阵掺杂疑惑和惋惜的感觉,不禁好奇那样一位相貌如少年般纯粹的人身上到底经历过什么。

在这个小镇报社当编辑,唯一的特点就是清闲。史蒂夫曾经是可以日夜不停奋战的超人,如今却像是突然停转的机器,在极短时间完成每天工作之后,就有点无所适从。往常,他总能给自己找些事情做,但今天不知怎的总感觉莫名烦躁。

“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样,早上看到感觉撞得不轻啊……”史蒂夫一边盯着电脑待机时重复规律的动画画面发呆,一边心里琢磨着,“至少该好好处理下伤口才行。”

也不知是因为这个念头还是糟糕的天气,史蒂夫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都有些迷迷糊糊。两次打翻了茶水间的杯子,被地上的电线差点绊倒四次,还有几次几乎删掉改好的文章。在下班前第五次反复检查自己的文件确定无误后,史蒂夫决定还是回家的路上绕道去社区中心看一下,也好图个安心。

傍晚的天空略微放晴,在下过一天雨后,空气好似过滤般清新纯净。略有一些水汽浮在四周,给人一种啜饮凉茶般的清爽。地上坑坑洼洼积了些雨水,史蒂夫一开始还小心地避开,后来鞋子渐渐潮湿,他便索性不在意,大踏步穿过布满绿荫的街道,双脚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

社区中心还没有完全下班,一些员工稀稀拉拉地一边聊着天一边收拾手边的杂事。接待处的姑娘Amanda见到史蒂夫大步进来,裹挟着一丝潮气,不禁有些惊讶。

“罗杰斯先生,下午好呀!”年轻姑娘露出笑容招呼道。

“嗨,Amanda,日安,”史蒂夫点点头,本来想直接问詹姆斯在不在,但又觉得有些唐突,不由得有些语塞,只好挠挠头。

“您是来找人呢还是需要什么帮助?”Amanda善解人意地询问。

史蒂夫清清嗓子,“嗯……也没什么,只是想问巴恩斯先生在吗?我找他有点儿事儿。”

Amanda对于“巴恩斯先生有访客”这件事情略感惊讶,却礼貌地没有过多询问,而是伸出胳膊朝右边示意了一下,“詹姆斯在他的办公室,走廊右手边第三个房间。”

走廊里铺着松软的地毯,吸收了史蒂夫的脚步声。雨后的夕阳从挂着百叶窗帘的窗户洒进来,在墙上地上留下一道道柔和的光束。史蒂夫站在办公室门口向里看去,詹姆斯斜着身子靠在窗边的沙发椅上,低头翻看着一本账册。细腻绵柔的夕阳散落在他脸上身上,让他的表情看起来莫名有些朦胧。史蒂夫屏息看住了,这一刻的静谧就像是一只山间偶然出现的小鹿,连呼吸声都会不小心把它吓走。

然而詹姆斯还是感到有些异样,慢慢把视线从手中的账册中移开,看到门口的来客似乎也有些惊异。

“罗杰斯先生?”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您这是——”

“史蒂夫,”史蒂夫笑着摆摆手,“叫我史蒂夫就行,不必客气。我能进来吗?”

“咳,当然,罗杰——史蒂夫,”詹姆斯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让出屋里的另一把椅子。

“你来有什么事儿吗?”一丝公事公办的语气还固执地残留在他的语气里。

“我没什么事儿,只是有点介意你额头上的伤。”史蒂夫耸耸肩,“你有处理过吗?”

詹姆斯回身看着他,如果刚刚只是对他的到来感到意外的话,那现在这双灰绿色眼睛里的就是实实在在的惊异了,没想到这位平时来往有些疏离的邻居居然还挂心早上他受伤的事。

“呃……挺好,我是说——我没事儿的。”詹姆斯觉得自己的舌头有点儿打结,心里不知为何有点酥麻酥麻的。

但史蒂夫从刚刚进门就看出来了,早上额头上的那块渗血的伤口现在已经有些乌青,虽然詹姆斯有意把前额的发卷压下来遮住半个脑门,但仍然可见左眉上方的狼狈情景。

史蒂夫挑挑眉,抱起胳膊做出一个“我才不信”表情。

詹姆斯显然没有应对这样情形的经验,被史蒂夫看得有些尴尬,手脚似乎不知该如何安放,只得有些生硬地站起身,略微清清嗓子,问道:“呃……我还有十分钟就下班了,不过你想喝点什么吗?”同时仓促地转身去翻找办公室角落的橱柜。

史蒂夫看出他是故意转移话题,嘴角勾了勾也不戳穿,颇有兴趣地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过了几秒钟才慢慢地回答:“不必麻烦,我也是下班顺便过来。既然这样,不如一起回去?”

一丝挣扎和为难在詹姆斯脸上闪过,似乎在掂量跟这个半生不熟的邻居一路走回家这件事情的难易程度。但在思索过后实在找不出拒绝的理由,这才露出一个不自然的微笑,点点头说:“呃……好呀,当然。”

那天两人并肩走在林荫道上的画面在史蒂夫脑海中似乎就像有自己的生命一样,每每回想起来,都会比上一次更鲜活一点。詹姆斯规律又有些克制的脚步声,詹姆斯礼貌而温和地跟他聊着天,詹姆斯对着阳光眯起眼睛的样子,还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放学的孩子调皮地笑声,路边餐厅飘出的阵阵食物香气……这些画面、声音、气味和感觉不断交织融合,时不时在周身经流而过。以至于若干年后史蒂夫还会偶尔在某些静谧的夜晚,和身边人窝在柔软的沙发里,手里捧着热乎乎的甜汤,然后用各种方式缓缓叙述起那记忆中的半个小时。而听者每回就像是第一次听这个故事一样,饶有兴趣地支起下巴,略带戏谑却又郑重其事地听上那么一阵子。

                                 

自那天之后,詹姆斯似乎觉得史蒂夫是个容易相处的好邻居,渐渐改了原来疏离客气的态度,在每次有些太过巧合的巧遇中,也能像小镇中大部分居民一样,停下来跟他热络地聊上一阵子。两个人也从最初的“罗杰斯先生”和“巴恩斯先生”发展成“punk”、“jerk”和“Bucky”。到后来两个人时常在下班后一起去酒吧喝几杯。Bucky喝酒一向比较克制,次次尽兴,却又不会让场面失控。史蒂夫却是酒量比较差的那个,有那么几次还是Bucky把迷迷糊糊的他送回家。

但就在他们认识半年之后的一个星期六,两个人照例吃完饭后在常去的酒吧随意喝酒聊天。那天Bucky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走神地玩弄着手中的酒杯,几杯下去之后,眼神就开始有些迷离不定。

史蒂夫从一开始就察觉到他的反常,这时有些忍不住,轻轻拿开他手中的酒杯,拍拍他的肩膀,投去一个担忧又询问的眼神。

Bucky揉揉眼睛,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要不我们今天早些回去吧?”不知该如何开口,史蒂夫试探地问。

对方慢慢摇摇头,把酒杯从史蒂夫手里转了回来,一口喝尽了里面淡棕色的液体,抿着嘴好似努力地吞咽,又好像是要阻止口中将要说出的话。

“嘿,慢点儿,该死的。”史蒂夫稳住他拿酒杯的手。

Bucky没理会他,向吧台做了个手势,示意侍者再来一杯。史蒂夫满脸疑惑地坐在边上,能感受到他呼出的有些沉重的热气。

“最后一轮,然后我们就走人,怎么样?”史蒂夫从座位上站起来,拿起外套准备付钱,“我刚买了一整套《星际迷航》的DVD,想不想一会儿回去跟我来个电影马拉松?”

“坐下。”

一个单词平淡地从詹姆斯口中滑出,停下了史蒂夫所有的动作。

“Buck?”

“我说,坐下。”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Louis Banks | Powered by LOFTER